核电有社会基础?事故和丑闻让民众忍无可忍

导语: 日本福岛核电事故一周年后,日本于上月初宣布核电站全部停运,前首相菅直人在国会听证会承认核电政策和福岛核灾难处理过程有重大失误。从拥核到弃核这场持续的论争给我们诸多反思,核电不是科学家和官员说上就上,更重要是如何让民众相信。[详细]

日本原子能委员会中支持核能的成员认为核电占市场份额大说明这种能源受市场青睐,弃核会使电力成本剧增,导致企业外逃;可能引发电荒。这些担忧看似有理,其实全是杯弓蛇影。

核电没有市场竞争力,1998年始日本核能预算的三分之二都花在政府补贴和核能研发

日本经贸工业部资源能源厅在2003年对境内各种发电方式的成本做过比较,结论是40年运营期限内,核电的成本效益是水电和燃油发电的两倍。但这个比较是基于私营企业的市场运营成本,完全忽略了日本核电运营的主要资金来源——政府补贴。从1998年开始,每年日本政府在核能上预算额度是5000亿日元左右,其中三分之一是对核电站所在地市政的补贴,还有三分之一是在核能研发上的开销。《三类能源开发法》规定日本每度电的电费里必须包含400日元“电力开发税”,而私营电力企业对核电研发的投资不到政府预算十分之一。

2011年8月,智库“日本经济研究中心”(JCER)判断日本政府从3月福岛事件发生后到当时为止至少补贴东电公司2460亿美元。为支付这笔钱,每度电里向消费者多征了3.7美分的“电力开发税”。2012年5月12日,日本政府决定再向东京电力公司注资一兆日元(1250亿美元),持股75%,东电被彻底国有化。《经济学人》杂志在报道此事的文章中回顾了日本电力行业历史:“从1980年代开始,电力企业就开始不像充满活力的公司了,倒像臃肿蹒跚的政府机构。电力企业的老板们更倾向于做操弄权柄的政客,而非经营实业的商人。”

四分之三的日本公司支持废止核能,受访企业表示向海外转移企业并非有效较少能耗的方式

据路透社5月25日调查,四分之三的日本公司支持废止核能。27%的受访企业表示反对继续开发核能的想法,18%全力支持结束现有核电企业,55%表示只要有合理替代方案就支持全部废核。智库“日生基础研究所”的经济调查室长斋藤太郎认为:“日本企业从去年开始就已经应对核电站纷纷停机下线的状况,现在调查结果如此不令人惊讶。如果愿意的话我们(日本企业)没有核能也能生存,只是在找到替代方案前要暂时依靠火电。”

近十年来,日本有两次长期的成批核电反应堆关闭,但随后两个夏天都没发生电荒

日本2003年东京电力公司的广告称:“现在东京都市区40%的电力来自福岛郡和新泻郡的反应堆。”2003年4月15日,东电旗下17座反应堆因故障全部停机检修。到8月底只有6座反应堆重新开始运转。与预料相反,2003年夏天,东京未曾大规模停电,日用电量只有三天超过550亿瓦(最高时565亿瓦),低于东电估计的645亿瓦日用电量峰值。2011年夏天,日本境内一大半核电站已经因福岛事件关停检修。整个东京如临大敌,闹市区的大屏幕上不断显示整座城市用电量的变化,如果突破红色区域——据媒体说,东京将面临大停电。最终,东京、大阪等可能特别缺电的地方,不仅没有发生电荒,甚至在夏天即将过去时,还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电力过剩。 [详细]

日本的诸多网站和室外大屏幕上,都显示实时更新的电力供需情况